与文字相伴终老散文

散文随笔 光阴>2019-05-16 我要投稿
【www.unjs.com - 散文随笔】

  这几天无聊,就翻看了一些多年前写的东西。那写字时的心情、看字人的名字、回帖后的感动,都犹如电影一样回放在脑海里。昔时的同伙如今多数已不知何处去,但这些文字却依旧在这里笑傲秋风。

  光阴是一条蚕虫,伏在心底,静静地啃食着记忆。咱咱咱们在光阴的地道里,一刻不停的睁开、老去、死亡,末了变得臃肿直到枯干。唯一不变的时光,兀自一天天的过,不疾不徐、不快不慢、不生气不快活。它不挑剔食物,不顾及场景。不管柴米油盐的琐碎,烦闷无聊的停滞,还是五星饭铺的奢华,路边小店的简陋,它按既定的速率咽下消化排泄,来维肿约杭定的行进。

  还如何都不敢想象,假如如今再来写这些东西,还会有一样的文笔,一样的心情。仔细想,这些旧日的文字,就如往日的相片,看着好像是自己,却真的已不再是自己,而过是一张薄薄的纸片罢了。那昔时的情感、生理、细胞,都已无法复原,便是勉强留下的回忆,也早跟着时光的流逝而变了味。

  这些往日的文字,就像被蚕吃过的桑叶,没有了叶片,却留着筋脉。如果主人仔细一点,把这些干瘪的筋脉,权当是一件蚕丝织就的霓裳来观赏品评,没准还能让你想起春天的色彩。就算没有秋叶的灿烂,那缝隙里似乎也能闻到已经心寒或心欢的流年碎影。

  其实,虚构世界也是一个世界。看起来是一样的地点,一样的空间,一样的人来人往。只是时光匆匆,人潮更迭,今非昔比,流逝的是那样珍贵,过往的是如斯遗憾。千百次问自己,该如何去面对未来的时光?叹息,没有人能替你回答这个成就。

  恍惚间,犹如做了一个六七年的长梦。梦里不知身是客,梦醒仍难见旭日。不管如何,梦终究是梦,想只能是想,时光不会改变世俗,不能扭转乾坤,所以作为世字,也就只能承受世俗时光渠道的只亍历练、折磨。要说提高,那便是依然无怨无悔,码字不 

  有人说文字是死辔幕的精华。既然认得几个字,就有写下来的意愿。执着于一行行方块,安静的想,安静的敲,轮回往复,纵横杂陈,它不必要动用气声来发音,不必要借助空气去流传,也不会跟着时光而消逝,便是死了很久,依然可以或许或许在世界的某个角落找到它的尸首,于是也就算实现为了永久,而天堂也不过如斯吧。

  笑了,抉择文字分享;哭了,依然是用文字发泄;伤了,还是靠文字铺陈。泛着墨香的文字是似水流年中优雅的注脚,注释着内心的统统。点点滴滴,缠缠绵绵,恩恩怨怨,纷乱人海里性盗硕伎梢曰蛐或许和你共鸣,什么时候想起它来都可以或许或许来陪伴。在这里它记载了你的历史,在这里它分享了你的悲喜,于是这干瘪的方块也有了性命。

  不停想与世隔绝,寻觅一处塞外大漠,仰望一片苍穹星辰。又知道这其实都是梦,倒不如沉浸在一方小小的文字的寰宇里,手握道书一卷,让它伴你置身世外桃源,垂柳小桥,纸窗竹屋,焚香燕坐,谈笑风声。

  有网友说给我两年光阴,我的小说可以或许或许写的比你好。对此我然笃信不疑。所谓文字是死的,文章是活的。想要做得更好,就要不停地超出。看许很多多的书,见许很多多的事,行许很多多的路,不停地反思,赓续地领悟,不懈的纠正。要知道,莎士比亚也是人做的。

  性命可以或许很渺小,文字可以或许很伟岸;感情可以或许很短暂,文章可以或许很缠绵;实际可以或许很残酷,心情却可以或许很超脱;季节可以或许很萧瑟,立意却可以或许很暖和。为自己留下一点文字,就像一棵树的年轮,标志已经的风雨和睁开。甚至当树木成为了化石,记忆却依然在年轮里镌刻。纵是沧海桑田,依然栩栩如生。

  孕育一个暖和的晚秋心情,储存在陌上的花蕾里;酝酿一个明媚的冬日浅笑,烙印在雪地的情怀里;珍藏一个甜蜜的夏日心情,点刻在风雨的飘摇眼里。另有那些幸福、失落、伤感,都可以或许幻化成文字,犹如落叶、沙滩、湖泊,铺满心海。每每看到,就知道世界依然美妙,思惟依然清楚,感情依然朴拙。就像那千古不变的文字,从来都如许端端正正,字正腔圆,永久都不会缺一横少一点。

  床头放一叠书,案上摆一盏灯,多少个清晨就如许拿着看着不知不觉的笑出声,多少个晚上就如许品着赏着意态阑珊的睡去。所谓心有灵犀,大概便是这个样子吧;所谓青灯书卷,大概便是这个样子吧。

  在文字里和你相识,在文字里和你结缘,在文字里做个美梦。是茫茫尘世里的他乡遇故知,是熙熙人海里的偶然擦肩。捧你在手,与你对视,相知一笑,心领不谢。人间的至交,有几个能如许和你相守,直到天荒地老?

友情链接:广东校园招聘人才网  社区服务网  浙江金华教育网  网站监测网  cad教程网  绳艺小说  IT技术网  遵化妇女新闻网  无锡教育新闻网  商职财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