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付剃头的散文

散文随笔 光阴>2019-11-29 我要投稿
【www.unjs.com - 散文随笔】

  在老家,理发不叫理发,叫剃头。小时候,剃头没有固定的地方,走街串巷的剃头师傅,隔三差五地会到村里来,随便找一处向阳的地方,放下剃头摊子,长长地吆喝一声:“剃头喽------”,要不了几分钟,便会有人隔着不高的院墙喊:“三哥,剃头走?”被叫作三哥的,隔着墙回一声:“走就走!”编筐的放下手里的桑条,磨镰的放下手里的镰刀,站起来,伸手从横拉着的铁丝上拽下个袄,披到肩上,拖拉着婆娘亲手做的布鞋,一前一后厮跟着去剃头,一路走,一路还不停地吆喝:袄隙,你不去剃头啊?剃头的来啦 要不了多久,剃头师傅的摊子上,就围上了五六小我,或圪蹴在墙角晒太阳,或站在剃头师傅身边,指手画脚,要么说是光头剃得不亮,要么说平头推得不平,谈嫌着剃头师傅的手艺,等着剃头。

  剃头师傅呢,大概是见多不怪吧,嘴里应承着,手里不停地干自己的活。用不着开口,他知道什么人不妒裁囱家伙,来的人若是上了点年纪,他抖开一块家里婆娘自己织的老白布,给老汉围在脖子上,再打开随身带的布包,拿出一把剃刀,打开,用自己的手指头试试刀刃快不快-----咱咱咱们老家,说刀子锋利不锋利,便是快不快,这剃刀是头天晚上就磨好了的,能不快吗?剃头师傅笑笑,喊一声:“老哥,咱开端”手起刀落,一绺花白的头发落到老汉脖子上围的白布上,露出一绺白格生生的头皮。大概是剃头刀有上滑过,麻酥酥的舒服吧,剃头的就叫:“师傅,手艺不差啊”旁边的人就都围上来看,剃头师傅呢,还是不急不缓地,一下一下地干着自己的活,脸上,眼睛里,多多少少地还是有那么些子得意。

  年青人赶时髦,便是大热天,也不肯剃光头,要理的是小平头。剃头师傅也不多话,合上剃刀,又从包里取出话推子来,是那种老式的推子,跟剪子的构造差不多,考手指的捏合,动员前边的两排钢齿一开一合,像锋利的牙齿一样把头发一截一截地啃下来。便是脖子里围着的布,也换成色彩鲜艳的洋布了,年青人,嫌白布晦气。也有有心的剃头师傅,既舍不得花钱买洋布,又想挣年青人的五毛钱理发钱,就让老婆在本来的白布围单上,缝几个用红布剪成的五角星,赤色的五角星有规律地排列着,透着喜庆,也显示了婆娘的慧心,剃头师傅在劳绩大大小小的毛票时,还劳绩了众人不绝的夸赞和艳羡的目光,手中的刀子,不觉就耍得更欢了。

  可是很多人还是舍不得花这五毛钱,这里头就包含我父亲,给父亲剃头的,一开端是爷爷,后来是母亲。夏天,傍晚,一天的活计忙完了,母亲烧开一锅水,当院放一张凳子,招呼着父亲洗了头,再给他脖子上系一条旧床单,拿过剃头刀子就开端剃了。这剃刀确定是父亲早就磨好了,虽然用的光阴长了,木制的刀柄已经漆黑发亮,刀刃子也弯成为了月牙儿,但是钢口极好,我已经试图用它来削铅笔,稍一用力,倒把铅笔削去了一大截,害我挨了母亲好一顿数落。这锋利的对父亲的头上移动着,稍不留神,父亲的头皮就被割出一道口子,细细地渗出血珠子来。这种时候,母亲的脸老是涨红了的,父亲呢,大度地笑笑:没事,剃吧,多剃复就好了。母亲的手艺果然是越来越好,父亲的头却渐渐地不归她剃了,后巷的亚军叔从军队复员回家,带了把推子,免费给邻居咱咱们理发。每隔月把,父亲从柜板上的烟盒里抽出一根来,往耳朵后边一夹,对母亲说一声“我去后巷了”,倒背着双手出了门。咱咱咱们就知道,父亲剃头去了。

  因为亚军叔这把免费的推子,父亲再也没有剃过光头,他的寸把长的平头,不停留到了本日。街上的理发店早就密密麻麻地一家挨着一家了,父亲却一次也没有进去过,头发长了,照例还是找亚军叔。亚军叔也老了,老眼一ǎ纸也不那么利索了,但只要父亲一来,还是麻利地拿出一锔父亲剃头。走街串巷的剃头师的兀匀是一个也见不着了。

友情链接:中国建筑装饰网  计算机安全知识网  聚生IT新闻网  科技日报网  商职财经  养殖致富网  机械科技行业网  舞会舞蹈知识网  砂浆生产线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