记忆大海散文

散文随笔 光阴>2019-11-29 我要投稿
【www.unjs.com - 散文随笔】

  我对大海的感觉从来就没有完备过一次,都是零敲碎打的,若干年就突然有了敲一次机遇,敲短暂的一种感受。所以大海对付我来说,就变成为了记忆中的碎片,就只能一点一滴地去追忆……

  【一】

  总想着海水是蔚蓝的、清澈的,一眼能看到五颜六色的沙石和奇形怪状的海鱼,可当你真正看到大海时,你就明白那只能是影视镜头里的产品,真实的海,并不是那种样子的。

  那是在普陀山的头一个晚上,吃罢了海鲜就去海边溜达。不喜欢人造的海堤,便在一片奇怪形状的礁石滩上往海边走,那是必要连爬带摸的过程,必要十分的小心和谨严,但这个过程对付很少见到大海的人来说,却有着无比的喜悦和好奇。终于离开距海水最近的一座如山头状的礁石上坐定,这才去观望心中向往的大海。

  此时,已暮霭沉沉,海和天几乎都是黑灰的、蒙蒙的,分辨不出天和水,只是在那快要看不到的尽头里,有着一条暗暗的直线,那便是海平线了。天上的云是一团一团的,压得很低,像要贴在了海面上,而海水老是不安静,一浪推着一浪向咱咱咱们扑来,轰通通的一股震动,便哗的一片乱响,浪花儿便满世界地乱跳,打在咱咱咱们的衣裤上,落在嘴角里,就一种苦涩的味道,一种鱼腥的味道。

  往远看,这个世界就全是水的世界了,一个动荡不安、昏昏暗暗、永无宁日的世界,真想像不出,生活在海底的鱼儿,此刻该会是怎样的一种心情,会有生计的快活和幸福吗?这么的无边无际,人立在海边的礁石上,就像蚂蚁站在了一片树叶上又被丢到湖泊里,渺小的没有了自己。听到海浪在剧烈的震荡,天色越来越暗,心就像被挤压成碎片似的,很是惊骇。

  远处的海几乎是看不清了,只能听到海浪在不停地拍打着岸边的礁石,哗哗的浪花越飞礁。站在岸边半山上的同伙拼命地向咱咱咱们呼喊招手,咱咱咱们却一无所知。偶尔,咱咱咱们回过头去,就在一瞬间,发现了她的举动,咱咱咱们才惊慌起自己的处境,已经很危急了。

  海水在涨潮,很快,我站着的山样的礁石在敏捷缩小,转头望去,来时的礁石滩已经充斥了一半的海水,眼看着那潮水一步又一步地上升,咱咱咱们拼命地往回跑,连滚带爬,衣裤都浸透了,踏着上涨的海水在礁石间跳着跑着。当咱咱咱们踏上海岸时,身后已是一片汪洋,礁石不见了,像山样的那块礁石只露出了斗大的头。

  这时我的心就分外惊慌,不敢往后想,想了心跳就加快。再看那黑茫茫的大海,听那海浪的波涛声,有一种惧怕和惊恐。大海只所以优美,是因为它其时有着优美的那,一旦它生气、恼怒起来,它的可怕、凶残会让统统的性命死无葬身之地。这次的看海,就让我领略了它一点点的脾气,就这都惊得我一夜未眠。

  【二】

  去青岛是我看海最佳的一次,那海在崂山仰口湾的沙滩上。清晨四点多,咱咱咱们就去踏海,没有太阳,天却是蓝蓝的,海水也是青蓝的,细黄的沙柔软着我的脚,踏进了海水,沙就慢慢地泻了去,海浪轻柔极了,慢慢地向我脚面浮了过来,漫过我的脚脖,又在往回缩,老是不紧不慢,缓缓地让人舒心。

  沙滩上有的是贝壳,扇形的,螺状的,也有细碎的小礁石,棕黄色的最佳看。又看到了长长的海藻,爬在沙滩上,绿的叫人喜欢。这时的天,开端有了一带胭紫色,浮在东边的海平线上,又在慢慢地变浅、变红,很快就有着光亮映出,光越来越强,开端刺眼,一个光团就跳出了海面,海面的朦胧渐渐散开,有金光闪闪的东西在海上跳动,天空有了浮云,云都绣上了金边,就像一幅艳丽夺偏向图画,让人激动地在沙滩上狂奔雀跃。

  这个海上的日出,就像一个童话的世界,统统有性命的东西,又开端了重生的一天,不管是海里的鱼、天上的鸟、山上的树和草、沙滩上的贝和有着聪慧的人,都为这优美的阳光、大海、蓝天而欢欣无比。我看着这优美的景致,就感遭到大海给我带来的快活是那般的阳光灿烂、魅丽无比,让我毕生难忘。

  【三】

  在北戴河我下了海。那是一个海滨浴,也是将近傍晚的时候,咱咱咱们一批人就下到了海里。那天有云,云是一块一块地在海上飘动,有风将海浪一遍又一遍地往岸上推,咱咱咱们像架着浮云,时起时落,落下的感觉分外舒服,知道脚下有细沙铺就的海床,民气就踏实,就大胆地笑,大胆地戏闹。再往海里去,感觉慢慢就发生着变更,人漂浮在海面上,不时的有浪将你托起放下,又托起又放下,你离海岸越来越远,那颗心就愈来愈空落。

  你看到的海,不是一个广袤无垠而又平静的海,它是一个又一个浪花掀起的水的谷峰,赓续地在变幻,不停地在跳动,又不住地往你脸上贴水,你无法躲避它。眼看着残阳渐渐掉进海里,海水就变得阴暗起来,那空落的心便又开端重要,不知脚下究竟有多深,而最担心的是那令人恐惧的鲨鱼,那玩意是能将人撕得粉碎,再一块一块地吞吃掉,这个电影上的印象太深了,只要想起浑身就有毛骨悚然的感觉。我开端拼命往回游,借着海浪,终于爬上了岸,躺在沙滩上,呼哧呼哧地粗喘着,望着那灰暗的夜空,听着海浪哗哗的声音,那颗心才慢慢静了下来。

  我开端寻找另外一种声音,那是海浪拍打天空的声音,它不像浪花拍打礁石那么的剧烈、那么的冲动,而是很柔软的,由近及远慢慢地响着去的。那声音很轻妙,哗儿—哗儿—哗儿—,很有节律,又非常悦耳动人,就像一支海上的小夜曲,悠悠地向远方飘了去,向着天空和大海的深处轻轻地飘了去。这时的人就静极了,完全融入了这个夜的世界里,融入了暖暖的沙滩里。几乎是到了半夜,咱咱咱们才静静地离开了这片大海。

  【四】

  有台风的季节,我曾与大海擦肩而过,由普陀航行到上海,那是一夜的擦肩,让我惊魂了几十年不敢忘记。

  因为台风,统统的快船全停了,只留下一艘大的轮船泊在船埠上,咱咱咱们匆匆蹬船并找到自己的舱位。脚下老是在摇晃,走不出直线,好容易抓着甲板上的扶手,看大海老是倾斜的,人就像立在一个弘大的摇篮里,被风和浪在使劲地摇荡着。一声气笛,又一声起锚的呼啦声,船终于起航了,向着那动荡不定而又暮色迷茫的夜驶去。

  没走出两海里,因见不到上海港的信号,船又停了。这次的动荡比在船埠就大得多,人都无法行走,全是捉住东西在挪步。人都到了甲板上,望着那黑漆漆的海,看着海浪一次比一次强烈地拍打着船玄,浪花几乎飞溅到甲板上,不到半小时,人咱咱们就开端骚动,开端有了晕船者,人是爬在玄梯上往海里吐,统统的茅厕都排上了队,人的脸就很难看,呲牙咧嘴的,捂着肚子嗷嗷叫的,谁也顾不上谁。船上终于有了广播声,说医务室免费供给晕船药,人就像有了救星,纷纷往那里涌去。

  船又起航了,开端在漆黑的海里飘摇。人都睡在固定的架子床上,心就噗噗慌跳,有慌送蝗豢了起来,被男同伙楼在怀里,但哭声却没有停,还泣声问道:“咱咱咱们不会是第二艘泰坦尼克号吧?”男同伙就捂了她的嘴,说:“怎么会呢?咱咱咱们又没有触礁。”尽管这声音很小很微弱,但却像惊天的雷,炸响了这间舱房,大家都闭着眼,想着可怕的事。

  那船在夜浪行惺,老是向一边在倾斜,船体的钢板全都在叫,嘎嘎嘎的怪声,像要被这海浪撕裂似的,人都被拥挤到床的另外一半了,它却又开端向另外一边倾斜,感觉快要翻了曩昔。海上浪很大,透过那圆圆的舱窗,那浪就像一壁墙,直直地向船扑了过来,船就倾斜了,斜得很厉害,大半是浮在了浪尖上,很快就有一种强烈的失落感,像从空中坠落下来一样平常,接着便有哗啦啦的浪花声打在钢板上,飞进船舱里,溅到人脸上。

  高度的恐惧和重要,叫人迷糊了曩昔,梦里就出了海难,船沉没了,人却在海上浮着,拼命地喊着救命,突然就睁开了眼睛。统统都是平静的,没有震动,没有摇晃,透过圆窗,看到一块蓝蓝的天空,好像刚刚发生的统统都是一场恶梦,而我却待在一间安静的房子里。

  我惊奇地跑到装上,那里已经站满了人。大海一望无际,平静的似一壁湖泊,海平线上已有金光在闪,全体海面就金光灿灿,有鱼船在海上浮动,船后就拉出一条金色的水线,银白色的海鸥尾跟着船儿在叫着,偶尔飘过一片彩云,眼前的景致优美得像一幅画,一幅出自法国巨匠手笔的油画,那是一个金色烂漫的世界,海洋是这个世界的主人,它把自己装扮得如斯优美,也把全体世界装扮得如斯优美。

  ……

  这一副画面我永久会记着它,海的优美我也永久不会忘记,而那一夜的惊恐我将永生难忘。大海是多面孔的、复杂的,让人欣喜也让人惊恐,让人爱恋也让人惧怕,有优美的叫民气跳,也有惊恐的让民气悸,这便是真实的大海,是大海给我留下的记忆篇章。

友情链接:青年教育咨询网  佛山培训新闻网  大众健康网  金华口腔医学网  碎石土地知识网  九尾餐饮管理网  新疆人才招聘网  无忧无虑中学语文网  花瓣养生新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