光阴长,情怀未变散文

散文随笔 光阴>2019-05-27 我要投稿
【www.unjs.com - 散文随笔】

  悄悄地,在时光的碎片里,轻揽一怀斑斓,在缱绻的馨香中,再一次对着你共忆流年

  ——题记

  (一、说不倦的大热炕)

  蓝的天空,绿的草地,应该是拂面的暖,但今年这大南边的初夏,却透着秋一样平常的凉。

  晨昏薄寒,又逢密雨。这貌似不经意的寒却给人生生堆砌出无穷惆怅。

  透过窗帷,我感觉到剪剪的风带来的缕缕清凉潮湿。女儿的心思,就慢慢地跟着那一帘幽雨落进光阴泛黄的章……

  我知道,你如果晓得我要说什么,一定又会取笑我了。但还是要说,对,便是对你讲过千万遍的那老屋里的热炕,

  因为这六月的寒给人带来的萧条与清寂,让我最先想起的便是老屋子里的大热炕。

  在这喧嚣的都邑里,怎会寻获得那贯通南北的大炕呢?油漆漆得澄亮几净的薄木板铺在那砖、泥堆砌进去的大炕面上,连着南北那,推门进屋就间接落座在它上面。几秒钟过后,身子底下就会缓缓爬上温热的气息。莫那春、秋、冬三季带给人的安慰,即使在炎热的夏季,嘴里含上一根五分钱的冰棍,躺在它上面哼唱中,也少不了那一丝的暖。

  十岁之前的记忆是模糊的,但那大炕的暖至今还存留在心底,分外是在冬季,在雪里疯耍完之后,跑进屋内,脱了鞋,像灶房内大锅里的饼子一样,让全身的各个部位都老实地贴在炕上,那舒服的感觉用文字岂能说得明白。

  不只是那暖,另有在炕上嬉戏的快活。先比一比谁能打的滚多,从一个墙根开端,像厨房里母亲锅内翻炒的菜肴,欢笑的音符代替那噼噼啪啪的响声,跟着滚动的身体传到另外一个墙根下;接着还会赛一赛谁的前滚翻做得妙,虽然总会卡到半路上翻不曩昔,就索性赖上来歪到一边,幸福地享用一下炕的舒适;最少不了的是在炕头上最热的地方稳一稳,看谁坐得光阴久,赢了的那个最终总会捂着滚热的小屁股“咯咯”的笑。

  不要说我光知道在炕上耍,我跟你说过的,还学习呢!像我如许的好孩子怎么会忘了这个!那是大家最老实舒服的时刻,兄弟姐妹排成一溜躺在大炕上,小脑袋整齐的枕着敦实的炕沿,脸上方的天花板是用报纸粘贴的棚面,由此中的一个说出那报纸上的几个字或词语,剩下的人就痴地找,没有什么奖赏,找到了就满是得意,因为那比的是眼力和学问啊!有点遗憾,因为那大多数得意的不是我,不是我懒我笨,是因为我小嘛,好多字一不认识,但便是在那炕面上才让我把好多陌生的字切记在心底了!玩到兴处,哥哥姐姐咱咱们还会大声的读上一段,有时,即使是听不懂,会沉醉在他咱咱们抑扬顿挫的语调里,最终,那炕面醉的温热会把我暖得沉了ァ

  (二、忘不了的野菜香)

  时光的磨盘在不知不觉中磨去了流年的好多或精彩、或颓败、或苍凉的画面,唯余儿时的那飘香年段却定格在脑海。

  南边的春末夏初恰是吃野菜的好季节。前天,好友给我送来几个包子,是她用草原上的特有的野菜“蛰麻子”做的,雪白的面团包裹着釉墼勖清蒸猪肉罐头调制的蛰麻子馅,咬上一口,肉香、菜香立刻浸到心肺、充盈满屋……她奉告我这野菜是她驾车驱了好远的路才采到的。是,如今的野菜,已经成为了一种绿色的奢饰品,一种山珍,难得的厚味,但是再珍奇也找不回儿时那野菜的清香和韵味。

  儿时老家的野菜很多,到了这个春夏相交的季节,特别切雨过后,各种野菜就抢先地钻出高空,有四叶菜、蛰麻子、柳蒿、蕨菜、徽菜……另有好多我说不上来名字的,家乇哥哥姐姐咱咱们收集回来。那时候,可没有罐头调馅,母亲把很少的五花肉切碎,在锅内和轻油翻炒,一段光阴后,把炸制进去的油连同肉末一路倒进切好的野内,掺带着自家园地里的小香葱一路搅拌。很少时候用白面,大都是是黄澄澄苞米面,做成一个个圆溜溜的菜团,放到大锅内一蒸,一崧袅的去拉大锅边的风箱,在小胳膊的前后推动中等待着菜团成熟……

  等到母亲掀开大锅盖之后,那冒着腾腾白气的大锅内,一个个菜团丰盈饱满地摆放在笼屉内,忍住那虚热的烫,疾速地拿上一个,在两只小手中颠倒,跑到炕桌上放到早已经摆好的碗里,吹热气,就焦急的小心咬上一口,那浸满野菜汁的面团在口中打滚,昂起头,亲气,陶醉的咽下,岂是一个“香”字了得!

  吃的起劲,所以更等待亲自去采。宠我的父母说我小,老是辉嘱咐我辉市我去山里,每当我看到那三三两两,或成群结队的人,挎着小筐,背着小篮,从家门口走过,羡慕的心就会把自己弄得浑身发痒。终于会忍不住和小同伴咱咱们背着父母去一次两次,不管效果多少,在父母嗔怪的话语中就会加倍美美地等待饭团的成熟!吃过自己收集的野菜饭团,就会在夕阳的晚辉中奔跑,扬起的稚嫩的手臂,展露含带骄傲的黑眸,放开清脆的童音,快活的宣泄着满腔的异样情怀……

  如今,我每一年内还能偶尔吃上几回厚味的野菜,但家乡的山野菜的清香和鲜嫩却老是在记忆的园林中飘荡;儿时那野菜给我带来的快活和享用也暖和着我睁开的心!

  (三、道不尽的芬芳情)

  嫌我啰嗦了吗?可是我怎能说得完呢?那流逝的美妙牵连进去太多太多的眷恋啊……

  在野菜的清香里还没有拔进去的时候,山坡上的杜鹃花就凋谢了。

  在家乡里,咱咱咱们不叫杜鹃花,咱咱咱们唤为达子香或映山红。那漫山遍野的映山红,粉嫩地招摇着,舞动着,一堆堆、一簇簇的,一支连着一支,一朵挨着一朵。虽没有蜂蝶的相伴,但是它一点也看不出寂寞,极力地绽开着自己一生的美!用自己独特的壮丽渲染着天边。

  那时不知惜花的我会扑进花丛选上几朵又大又粉的,仔细地插在鬓角或别在发梢,蹦跳着跑到不远处的小溪旁,对着清凌凌的河水悄悄的照,微微的笑,不知道羡煞了多少中轻游的鱼。当然,不会忘了吃上几朵。把花儿的根部衔在嘴里,釉勖把莱轻轻地碎碎地咬,咬出花汁后使劲的一吸,一缕甘甜顺喉而下,顺着风再把残留的花瓣吹出去,看着它留的落入花丛,要不就索性把整朵轻嚼了咽上来,留住满齿的花香,闭上眼睛再享用一会儿花香在肚子里转上一圈的感觉。

  可就这两样躁动怎能解得了那爱花的情结,回家的时候,又会抱回去一大簇,插在一个装满水的瓶子里,放在窗台上,天天伴着它的芳香入睡,梦里就都邑是那花儿的味道了。

  等到那花将凋落,自家园地里莳植的花就会伸展着扫去我心中的落寞。

  通常在园地篱笆的四周下,父母会种上一圈的叫扫帚梅的家花,就像那映山红一样,它长得枝繁叶茂,但最妙的是花朵是五颜六色的,微风吹过,摇曳生姿,把全体庭院都簇拥在它的怀里。它没有牡丹玫瑰的大气、浪漫,但是它展现了一种平常、恬静,淳朴的美。它伴着我儿时朴实、单纯、快活生活,是那段记忆里的一道别样景致。

  别以为在灵魂深处的花儿就这几样的记忆,先不的锹子观赏的蔷薇花,鸡冠花,牵牛花……等;最舒服是能把指甲染色的凤仙花,那凤仙花儿有红的、粉的、紫的、白的,摘下你想要的那朵,加上一点白矾捣成泥状,放在指甲上,用及鹄,一段光阴打开来,那透着自然的炫目色彩是如今的多彩蔻丹所比及不的。

  便是蔬菜开花也优美,它的优美景致是表示在餐桌上。最简略的是菜园里子的角瓜花和倭瓜花,那两种花有雌雄之分,雌花留着结瓜,雄的授完粉之后就可以或许或许上餐桌了。杏黄杏黄的花摘下,花柄去皮,花托去表,花朵去蕊,整朵整朵的放进肉汤,仿佛把季节也煮到了汤里,吃起来分外爽口。要不或许就敏捷过水后清炒了吃,味道也相对是让你流连不舍。这统统,展如今眼中是美,留在口里的是鲜香。

  如今在咱咱咱们逼仄的楼房内养出一两朵花殊为不易,更别说吃入口里,所以,童年的那统统,虽然已经走远,却在记忆的阳光下越来越鲜明,便是如今回忆起来我依然会为它神迷!

  (四、响赓续的柳哨声)

  花开花落,光阴不会因为欢畅而停滞。但童年的时光却犹如我光阴里一块精彩又珍贵的锦帕,让我小心肠珍藏着。

  是啊,在这个枝头遍绿的季节里,怎能忘了的橇涯兀

  山下的河边旁,有意无意的生长着很多河柳树。南方的这柳树不是南边的倒垂柳的摸样,它是向上生长的,春天来了,它古铜色的枝便一点点的伸进去,在阳光的感化下,大胆的向上空中直直地蔓延出去,慢慢在变成青色。等到长到枝干纵横的时候,就会在它的身上冒出一个个白色的毛芽,直到毛芽舒展,就像一朵朵的小棉絮,咱咱咱们唤它为“毛毛狗”。咱咱咱们的柳笛便是用那微微发青的柳枝干做进去。

  每当到了这个季节,咱咱咱们把陪伴自己一冬的,已经连得一个疙瘩一个疙瘩的橡皮筋缠绕起来,把自己用五彩的布角缝制的沙包放好,快活转到了已经变软的柳枝旁。折下一段如筷子般粗细的柳枝,两个小手紧紧地捏紧它,高低来回的捻动,不一会儿,外面的柳枝条就和里面的嫩枝脱离,轻轻抽去里面的白色嫩枝,把空的柳枝皮仔细的修剪整齐,捏扁一端,小心的刮去一薄层青皮,一个柳笛就做好了。顾不了那苦涩涩的枝条味,放到嘴里使劲的吹,清脆的响声就会到云端里去打旋儿……

  聪慧的咱咱咱们,会利用柳枝的长短不一,粗细制,而制作出声音各异的柳笛,放在手里,不停地转换着吹。或清脆、或悠长、或苍劲、或浑厚,就像柳枝在述说着自己一个个流年的故事……

  那些旧事那么遥远,可又是那么真切。陪伴着我走过烂漫的年少和懵懂那春,但却在我的心门内被无穷的放大,直到如今成为流年里最怀念、最柔情的时段!时光依旧静美无声地行走,回眸凝望,那统统,就如柳哨的一声声的鸣叫,永久地在光阴里低吟浅唱……

友情链接:最新利率资讯网  中国研修培训新闻  应急安全管理网  九三农垦网  天河食品新闻网  环境保护资讯网  车米长安汽车网  回龙小学教育网  奇书小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