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滴泪散文

散文随笔 光阴:2019-04-22 我要投稿
【www.unjs.com - 散文随笔】

  第一滴泪:人在旅途的改儿

  “从来不怨命运之错,不管旅途多坎坷,向着那梦中的地方去,错了我也不悔过……”这是一首名为《人在旅途》的歌。初听到这首歌,是很多年前,还是个小女生时从姐姐的一个同学口中。

  那个同学小名叫改儿,据说是其母亲生下她这个女儿后,盼望下一个改成男孩,但连续生了三个之后,还是未改过来,就绝望做罢,但改儿的名字却保留下来。这让上了初三的改儿有点难堪,大胆的为自己改名。她对自己控制得很好,这个敏字可以或许概括了她的特色。听姐姐说,她聪慧聪慧,反应敏捷,语速敏捷,就连百米接力有她确定会拿第一。

  她啊,是咱咱们班一颗星,多少男生暗恋她。姐姐说。

  那次姐姐将她带到我家,我第一次看到这么可爱优美的大姐姐,粉白的小脸,熠熠的双眼里像噙了两颗星星,一说话颊上便出现两个讨喜的梨涡,而且一开口就笑,清脆爽快的笑声感染的身边的民气情都无缘由的欢喜。

  她和姐姐在院子里的小桌旁说说笑笑,然后一遍一遍唱着这首歌“从来不怨命运之错,不怕旅途多坎坷,向着那梦中的地方去错了我也不悔过……”姐姐也小声跟着唱,我明白了,那确定是其时火热的流行歌,姐姐在跟随她学呢。姐姐五音不全,总唱不对,改儿唱的真好听,虽然歌词我不大懂,但是因了她的好听我认定这确定是首好歌。

  一晃十几年曩昔了,上次回家突然想起了这个改儿,优越如她,确定生活得多彩多姿吧,就向姐姐提起了这个名字。

  姐姐瞬间就神色黯然:改儿疯了!

  什么?!我惊诧的无以复加。

  唉,命!姐姐无奈地痛惜道。

  改儿中学毕业那么好的成就,本想上高中,可是她父母硬逼她辍学,烧了她的书包,锁在家里错过报名光阴,于是她开端在家帮父母带几个妹妹。刚开端她还悄悄跑来几次黉舍看同学咱们,每次走都是哭着,后来就不来了。

  咱咱们高考的时候,听说她嫁人了,她父母给她招赘一上门女婿,山里的汉子,一年后就生下一女儿,不幸的是在大岁首年月二她丈夫开三轮车回山里拜年,翻下山沟,车毁人亡。几个要好的同学慰问看望她时,已衣衫褴褛,皮肤黑糙,十足的贫寒农妇。那时她还勉强能笑进去,说,没相干,我挺得住。

  然后,她用自行车驮着两筐菜串乡叫卖,换点钱来养家。两年后,她又重招一夫,又生下一女,女儿两岁时,与其夫遇车祸,同时身亡。

  这一次,她没挺过来。疯了!起初还能见人叫出名字,咱咱们好多同学去看她,包含昔时暗恋她的男生,嫉妒她的女生,见到她都不由地哭了。她父母不停的念叨,悔啊,如果当初让她上学多好,确定不会如许啊……可是再悔又能怎样?

  如今她彻底疯了,家里人一不注意她就跑出去,在田野里茫然无休无止地奔跑,跑着唱着,唱着跑着……

  我潸然泪下,泪眼朦胧中,我似乎看见那个优美慷慨,眸明如星一笑起来便细细弯弯的改儿在田野里,迎着风一遍一遍唱着“从来不怨命运之错,不管旅途多坎坷,向着那梦中的地方去,错了我也不悔过……”

  改儿,你梦中的地方在哪里呢……?

  第二滴泪:凄然消逝的淑兰

  去姑姑家,一开门,见姑姑蜷缩在宽阔的黑皮沙发里,一脸悲色。从未见过爽朗的姑姑有这般形容。

  走曩昔,轻轻坐在她身旁“姑”

  “你还记得那个淑兰姑姑吗?”姑姑虚弱地问我。

  “记得啊,她怎么了?她是你最佳的姐妹嘛。”

  “她死了!”姑乖勖轻轻一语,如雷!她也就四十岁啊!

  淑兰姑姑,是姑姑最佳的一姐妹,记忆中的她,白白净净的瓜子脸,很秀气雅致。特别她笔梁上架黑框的近视镜令我暗暗羡慕了好长光阴,在我童真的眼里,那便是学问和聪慧的意味。

  她其时在咱咱们家巷子外的国营书店里当店员,是分派的。一个优美的女孩从事着优美的工作,是多让人垂青的事,所以妈妈经常唠叨:好好上学,长大和你淑兰姑姑一样,端着公家碗,整天干干净净漂漂亮亮。

  她是姑姑的闺蜜,常常下班后来我家的大宅院里找姑姑,她咱们常常织着毛衣说着姑娘家的私房话,有时我就在她旁边看,听。淑兰姑姑脾气好,说话柔柔的,姑姑火爆,时而大笑时而痛骂,在说到不愿让我听的话时就厉吼我一边玩去,而淑兰姑姑总会阻止她,别凶,孩子还小,吓着了。我就分外喜欢她。

  最感谢她的便是,我可以或许在她工作的书柜上随意挑选我喜欢看的书,拿回家看完,再还回去。每次换好了书,她就细声的叮咛“要掩护好哦,否则不好卖了。”我一边答应一边雀跃而归。也就在那时,我看了很多少儿故事,包含西游记。偶尔回忆到她,心还暖暖的。

  她怎么会突然就不在人世了呢?

  “你知道吗?淑兰其实很可怜。她是抱养的,养父母抱养了她之后又生了自己亲的,对她就没有感情了,所以她一工作就很少回家。

  她很敏感很善良,因父母养了她,她常常无条件的顺从。她养父母给她找了一个农夫男人,就因为那人边种地边做生意挣了点钱,淑兰孝顺地嫁曩昔了。刚开端男人还可以或许,过了几年本性就进去了,在外边乱找女人,淑兰心性高不乐意奉告任何人。其实也没人可讲,她养父母收了一大笔彩礼之后,就把她当外人了,统统的苦由她自己去承受。

  前几年,政策变了,她下岗了。务农吧,她身体弱,也不会,她男人就常常跟她吵架,明目张胆把别的女人带回家,也常常不回家。只要儿子是她的依靠。日子久了,积怨成病,得了肝癌。最让人难以相信的是,那个病是有一个过程的,而那么长的光阴,居然没有一个亲友发现她生病了。直到她突然倒地,就再也没醒过来。

  我不敢想,一个心胸戴德敏感善良的女人,是如何在没有爱的尘世忍辱负重的走完了四十年的光阴,末了,孤独地离去。在离去的那一刻,她是委屈地哭泣还是解脱地浅笑?

  我不想责怨谁,只想向上苍祈求。上苍,如果有来生,在下一个轮回里,请你一定将今世欠她的都补尝给她----亲情、友情、爱情!

  第三滴泪:无路归去的疯妮

  那次探亲在家。

  清晨,被一声一声的呼唤叫醒,有些粗哑的女音“妈哟,妈哟”“妈哟,妈哟”。

  谁这么歇斯底里?起来跑到大门口,远远看见一群人围在十字街口,那声音便是从那人群中传出的。

  哥哥哼着小调从人群中进去。他漫不经心奉告我“一疯妮子,昨天西安市里清除影响市容的人,拉了几卡车扔到这周围的乡里,谁知道这个疯妮是咋跑回到街上,到处找妈。”

  哦,这也没啥大不了的。

  中午,粗哑之声还在持续,

  下昼,粗哑之声依然持续。

  “妈,没人想办法把她弄走吗?晚上怎么睡啊?”

  “唉,弄不走,警察把她强行拉走,不一会又回来啦。”

  “那让一小我假装是她妈,,答应她,带她走远点嘛。”

  “试了,不行,给她吃的,她一看人就不要了,咱咱们一个个挨着说,我是妈,跟妈回家吧,她认一认摇头,把吃的打掉不要。也怪,一个疯子,你说她不认人吧,还偏偏知道妈妈,唉!”妈妈赓续的叹气。

  第二天一大清早,那“妈哟,妈哟”的呼唤声又响起,更嘶哑了。

  妈妈和一些婶婶大娘咱们在门口商量着“再如许上来不吃不喝,会死人的,好歹是条命啊。”

  一整天,妈妈赓续出门去看,回来愁眉紧锁,叹吁赓续,我也无能为力。

  第三天早晨,没有了那声音,我寻思,谁把她带走了,她妈找来了?

  正在院子水池里洗漱,母亲进了大门,边走边抹眼。我停住擦脸,惊疑的叫“妈?!”

  “死了,那疯妮子死了。”怎么回事?!心下不由一惊。

  “可能是夜里实在又饿又渴,桥头那有一死水滩,才一米阁下,她可能摸黑去喝,滑倒在里面,又两天没吃,没力气爬上来,跌在水滩里,头在水里溺着。”

  我极力不去想那个场面,装作酒脱,大大咧咧地安慰妈妈:“管她呢,反正不认识。”

  “唉,咱咱们都是当妈的人啊,她一声声叫着,她妈妈能感应不到吗?她妈妈不知在家怎样的分分秒秒的盼着女儿摸回家去呀。”妈妈有些哽咽。

  我觉得脸上有液体滑下,赶紧俯在脸盆上再次撩水洗脸。

  ……

  原本,我的主旨是尽量传递笑声给这个有很多悲音的世界,可是不由地讲起这些令人无法笑出的人间悲剧。

  或许,我……是想借这些悲做底,将咱咱们的幸运和拥有映衬的更清楚。

  与残疾的人相比,健全是何等的侥幸,与病患相比,健康是种福份,与流离失所相比,咱咱们无疑在人间天堂。

  有时,咱咱们的烦恼是因为更想性命锦上添花,而忽略了咱咱们现有的资料已足可以或许调出厚味多彩的生活。

  盘点所拥有的,咱咱们何尝不是一个个无可比拟的富翁?

友情链接:内蒙医药网  中国研修培训新闻  四川绵阳职业技术学院  五厘米文化资讯网  阿尔迪姆LED新闻网  浙江金华教育网  中国工程建筑网  蓝夸克发型网  广州美容在线学习网  中卫生活资讯网